邢台二手市场联盟

卷2-107

外廷 2021-10-09 12:42:03

第一百零七章【壮熊篇】她不是我的女人

 

“不仅仅是这个……”

 

小鹏说起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伤逝。

 

我懂了,是那个亘古不变的话题。

 

“其实,这个问题好回答,也不好回答。”我心里迅速编排着顺序,“我和你说过的,我和妍姐是两小无猜一起玩到大的,穿开裆裤的时候我俩就在一起玩,可以说我和妍姐的关系是很特殊的,说是半个亲生姐弟也行,说是最亲近的同班同学也没错,在某个角度上,说我们曾经是一对恋人也不过分。”

 

小鹏静静听我说着,眼睛看着我的光脚,我知道他在等我说出最后的结论。

 

“这么和你说吧,就是因为太熟了,可能有些事情我和她之间是不见外的……虽然我上学的时候就知道我是喜欢男孩子的,虽然我这么多年一直都对女人没有兴趣,虽然我和她相处得很开心,虽然,初三那年,我和她曾经尝试着做过一次那种事,但我仍然不会和她结婚。说白了吧,那次虽然我很主动,虽然她也很配合,但我们那次做的很不开心……你能想象到的,即便一个异性和我亲密无间,尽管她能够完全接受我,但我面对她的身体的时候,没有任何心理和客观障碍面对她的时候,我却无能为力。也就是在那天,我终于给自己拍板了——我确实是个同志,不折不扣,如假包换,不是因为我不好意思,也不是因为我紧张,而是我面对异性的时候真的不行。我和别人不一样,很多圈子里的人,是猜测和判断自己不行,我却实实在在地实践过。对于妍姐我都无法接受的话,对于别的女人,那可能性就完全是零——懂我的意思么?”

 

“你们真的做了?”小鹏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深处。

 

“是,那天是她在我成年发育后第一次看见我的身体,那天下午,我们篮球比赛,提前放了学,我们班赢了,但我扭了脚。她送我回家,我洗了澡,她替我洗了衣服袜子,我就什么也没穿地躺在床上,一开始她不是很敢直视我,我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和小时候不一样了,我们的身体都有变化了。但你知道的,那个时候都太年轻了,她根本没法控制自己,我是完全抱着试一试我到底行不行的态度接受她的……她抱着我,把我全身都吃遍了,我也把她的衣服都脱掉了,但我们折腾了两个小时,我却一点都不行……而且,我那么喜欢的妍姐,我却发现,我厌恶她的身体……”

 

“你……起不来?”

 

“是,一点都起不来,她用手帮我弄也不行,我自己弄就可以,但是只要一碰到她,我就又不行了……”

 

“那妍姐岂不是很伤心?”

 

“伤心倒不至于,因为她也很紧张,有点害怕,一方面害怕我妈提前下班,另一方面第一次做这种事谁都会害怕的,即便是和我。”

 

“你们就试过那一次么?”

 

“也不是,后来我们初中毕业,考了不同的高中,有一次寒假她来我家玩,她用手给我弄了一次,折腾了半天终于弄出来了,但我的表现还是挺不争气的。”

 

“那时候你也很胖么?”

 

“一百八吧。”

 

“她不嫌你胖?”

 

“她喜欢胖子啊。后来我和她说了,我是同志,她挺伤心的,看我那么坚定,就去找男朋友了,找了两个,都是胖子,一个一百七,一个二百,但都黄了。”

 

“妍姐还真是重口味啊,二百……”小鹏又恢复了往日的调皮,看样子心理包袱放下了,又回原形了。

 

“你有资格说人家吗?你不重口味?”我掐了掐他的耳朵。

 

“还不重口味啊,你脚那么臭,她还给你洗球袜……”

 

“16岁的时候还是我脚最臭的时候,但她给我脱袜子洗袜子我一点都没觉得害羞什么的,我和她真是太熟了,不觉得这有什么,就像在我妈面前一样,没啥大不了的。”

 

“有个这样的女朋友,也挺好……”小鹏松了口气,似乎是羡慕,但更多是释怀。

 

他不再发问,似乎长久以来积攒下来的所有疑点都有了称心的答案。顺其自然地,他向后一倒,躺在了床上。

 

然而,我又想起一件事。

 

“我还有一个秘密没告诉你呢。”我碰碰他的裤裆。

 

“什么啊?”小鹏腾地坐了起来紧张地看着我,看样子他误以为这个秘密重量不小。

 

“今天不行了,明天的吧,我再告诉你。”看他那副德行,我打算给他个惊喜。

 

“到底什么啊你告诉我啊?”很明显地,他上套了,抓着我一只袖子不放,碍于我胸口上的伤还没痊愈,他还不敢用力拉扯,有力气不能淋漓尽致的感觉估计很难受吧。

 

“现在告诉你你更懵了,只能明天带你去看,那个秘密必须亲自感受才行。”我揉了揉他的小弟弟,算是安抚。

 

“不行!必须现在告诉我,不然我就生气!你不知道两个人在一起要把每一天都像最后一天那么度过吗?你不是说要珍惜我们两个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面对那咄咄逼人的小嘴,我屈服了。

 

“那好吧,”我看看表,还有两个小时才到午夜,对于年轻人,确实可以说时间还早,“穿衣服,我带你去看。“

 

出门,楼下的小超市还没关,在中年熊那里买了两瓶水,看着那汗流浃背仍对着电脑打升级的胖老板,心想,以后看见你的时候会越来越少了。

 

公车没有了,打了一辆的士,带小鹏直奔城市另一端。

 

到了我那栋公寓楼的楼下,小鹏的眼神仍然懵懂着,他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暂新的、已经极具规模的社区,显示出极大的欢喜和好奇。

 

“这是什么地方啊,绿化这么好!”他惊奇地看着掩映在树影里的万家灯火,看着绿色射灯照耀下错落有致的尖顶小楼,像是在参观大观园一般的夸张。

 

也的确,无论是长春还是在沈阳,这样绿化密度的社区确实不常见,虽然算不上高端社区,但开发商很有头脑,保留了很多原址大树,宁可把楼房盖斜了也把大树的位置避让了出来,由此而来,小区的绿化程度相当可观,加上夜里射灯的点缀,即便是黑夜,一眼望去也赏心悦目别有一番滋味。

 

“比中岳好多了吧?”我看看走马观花的他。

 

“嗯嗯,一看就是高档小区啊,大半夜你带我来这干嘛?”

 

“你也没看过什么高档小区吧。”我笑他的见识,“跟我走吧,谁让你非要在今晚揭晓的,还有三分钟就知道答案了。”

 

他忽然变得极其听话,不再追问,也许三分钟这三个字让他有了期待,也给了他不少神秘感。我知道他喜欢吃这套,他的生活过于平淡,视野过于狭小,适当的悬念和刺激会让他开心不少。

 

穿过门禁,乘上电梯,我按下9层。

 

电梯无声而上,小鹏这会儿似乎精神格外集中,不吵不闹,屏息凝神,期待着三分钟之后的到来。

 

九层到了,电梯门轻轻滑开。电梯间的落地玻璃之外,是开阔的城市夜景,小鹏和我第一次站到这里的反应一样,似乎被那景象吸引了,顿了几秒才跟上来。

 

走廊依旧阒静无声,不知这栋公寓楼入住率有多高,也许根本没有几乎人家吧。空荡的走廊回荡着我俩的脚步声,一扇扇褐色的防盗门在我俩身边掠过,我估计他大概能猜到我给他的惊喜是什么了。

 

来到那扇属于我的门前,我看了他一眼。

 

小鹏表现得极其紧张,接了一下我的目光,什么都没有说。

 

我把拇指压进门上的凹槽,蓝灯一亮,门锁开了。

 

打开门边的灯,展现在小鹏眼前的,是一个已经布置完好的二十平米的方寸小世界。

 

“进去看看吧。”看他没有要动作的意思,我率先迈进那门去,脱了鞋站在灰色的地摊上。

 

他显然不太能接受这个现实,莫名其妙地蹦出一套似乎是别人的房子来,还在他的注视下堂而皇之地用指纹开了锁,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这个玩笑貌似有点开大了。

 

不过他还是进来了,小心翼翼地站在门垫上,褪下球鞋,有些不忍心似地踩在了那细腻纯净的地毯上,好奇地环视着目光所及的一切。

 

虽然时间不长,但这个小窝已经被我采买布置得相当有感觉了,开放式小厨房里厨具餐具一应俱全,卧室里生活用品一样不少,给人的感觉这里一直是有人居住的,只是空气里没有太多生活的味道。

 

“怎么样,喜欢么,虽然有点小。”我印他向前走了几步,站在卧室中央。小小的公寓,酒店标准间样的格局,一切都一目了然。

 

“哥,这房子是谁的啊?”

 

“你说呢?”

 

“你租的啊?”

 

“是我的。”

 

“你哪来的钱?”

 

“不是买来的,我工作上得来的,记得那次车祸么,算是私人关系给我的补偿。”

 

小鹏不再问,在屋子里兀自走着,摸着,感受着这一切,最后来到偌大的落地窗前,看了看窗外的夜景。

 

“一直没告诉你,本来,我打算趁你在山东培训的时候留下那封信我就不回去了,然后在这里安家……所以东西我都买完了……今天才告诉你,对不起……”

 

窗前,我在后面轻轻抱住他的腰身,轻轻嗅着他的领口里微微散出的味道,那是新布和干净的皮肤混合着的味道,还伴着淡淡的荷尔蒙的气息,让人心安。

 

我彻彻底底地爱上他了,无可辩驳,谁也骗不了自己。那句话一旦开口,自然就会让自己进入一个特定的角色,明确自己的位置,找到相应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是证明。

 

他的手攀上来,扣在我的手上,静静地摩挲着。

 

“对不起。”我用鼻尖轻轻擦了擦他的后颈,伤口没有完全愈合的胸口轻轻感触到他的后心,那里面有强劲的跳动。

 

他拿掉我缠在他腰里的手,慢慢转过身来,把头靠在我另一侧胸膛上。

 

“干嘛……”他这反应有点让我害怕了。

 

“哥,真好。”

 

什么真好啊?”

 

“现在,真好。”

 

我懂了,他没有怪罪我,而是深深地沉浸了。看来,我今天的决定是对的。让一个人感觉幸福,真的不容易,自己擅长的不一定会让对方幸福,或许还会让对方受伤;但只给了对方想要的,似乎又显得腐败,不够真情;只有让两个人都感觉满足和舒心的,才是最好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已经伸进我的衬衫里面,在我后背上来回摩挲了。我随手拉上窗帘。

 

“以后我不会有什么事再瞒着你了,只要我知道的,我就会让你知道,哪怕我明知道可能会影响到你,甚至让你受到伤害,也不瞒着你,好么?”我抱着小鹏这些时日略略瘦下去的腰身,轻轻摇晃着。

 

“好。”

 

轻描淡写的一句,这时候却显得那么分量十足,这是对我的原谅还有宽容。

 

能宽容我的,又能有几个人呢。

 

“小鹏,我们搬家吧。”我说。

 

“搬到这里来么?”他抬起头望着我。

 

“是啊,毕竟这是自己的房子啊。”

 

他低头想了一会,摇了一下头:“先不要吧。”

 

“我什么啊?”我开始奇怪了。

 

“我挺留恋那个出租房的,那是我们俩认识的地方,也是我们俩开始的地方啊,多有纪念意义。”

 

“可这里是真正属于我俩的地方啊,正好我们重新开始了,在这里开始一切不好吗?”

 

“那再说吧,下半年房租不是交了么,别浪费了。”

 

“不会浪费啊,我们转租出去,等半年后,直接过渡给房东不就行了,我们还能收半年租金,虽说没多少吧。”

 

“这个再论吧,反正房子也跑不掉。”

 

“嗯,行,听你的,想住那边都行。”

 

“嗯。”

 

揉了揉他的耳朵,我放开了他,插上窗边空调的插座,给屋里降温,相拥这一会儿让我俩身上已经起了一层汗珠。

 

“喝水么?”我回头问他。

 

“嗯。”

 

“冰箱里有,自己选吧。”

 

小鹏仍小心地踩过地毯,像走在未干的水泥地上一样,站到冰箱前面。他真的是太喜欢这个小窝了,看得出。

 

打开冰箱的门,他如我所料地惊住了,我对自己的安排很得意,那满满当当的冰箱一定出乎他的意料。

 

“想吃啥随便拿吧,都是我备下来的。”我站在他身后扶着他的肩膀。

 

“哥,你花了多少钱啊……”他看着满当当的冰箱问。

 

“你说建设这个小窝啊,花了八千多吧。”

 

“这是什么啊?”他摸了摸冰箱门最下方的两排玻璃瓶子。

 

“矿泉水啊,VOSS,挪威的。”

 

“瓶子真好看,不像喝的,像爽肤水,得多少钱一瓶啊。”

 

“买都买不到的,好点的酒行和会所才有,这个是昊阳送我的。”

 

“你们俩……在这里过过夜是吧……”

 

我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但没法,只得承认。

 

“小鹏,对不起。”

 

“哥,没事。”他回头看看我,在冰箱里取了两个果冻,就关上了。

 

吃过果冻,我又引他到卫浴间洗手。

 

“厨房的水是直饮水,可以直接喝的,生水要去卫生间接。”我打开卫生间的门,让他先进。

 

他朝还黑着的卫生间里看了一眼,刚一迈步,感应灯亮了。

 

“好玩吧,这里有感应器。”我指指门框下方两个黑孔。

 

小鹏看看那感应器,又看看卫浴间里的陈设,看他瞳孔里的光就知道,他喜欢这里,尤其是面盆旁边那个四层架上满满当当的洗护用品和香水,其中三分之一都是段昊买了留在这里的。

 

他环顾着,到处看着,没说什么。然而这种气氛让我难过。

 

“对不起啊小鹏,这些我瞒着你了……”

 

他似乎没听到我的话,自顾奔向马桶,出乎意料地把水箱上的盖子搬了起来,看了一眼,又盖上了。

 

“怎么了?”我问他。

 

“没啥,找手枪。”他朝我笑笑,抹了抹手指。

 

“手枪?”

 

“是啊,电影的特工家里不都有很多武器的么,马桶水箱里总有一支手枪。”

 

“你怎么连电影都信啊,能长大点不?”

 

“不是啊,我在想,我有个特工做老公,多酷啊,这比电影都刺激了。”

 

“我没你想的那么厉害的,我说了啊我就是个文职情报员,过滤情报的,我可不像……不像昊阳。”犹豫了一下,我还是说出了那个名字。我知道如果遮遮掩掩的,反倒显得我鬼鬼祟祟,那会让他更不舒服。虽然我和昊没什么,但毕竟他俩在一起就不顺当,跟小狗遇上小猫一样。

 

回到卧室,室温已经降下来了,小鹏脱掉衣服,也帮我解下短袖衫,和我一起并排躺在大床上,静享着凉浸浸的空气。

 

不多一会儿,他就不老实了,伸手开始在我肚皮上摸索,然后顺理成章地解开了我的腰带,把我的西裤拽了下去,还有袜子。最后把自己也弄光了,侧身靠在我的身上,摸寻着他喜欢的东西。

 

“一会儿弄出来了,我该困了。”我按住他的手背。

 

他不听,两手分别捉住我的两个手腕,把头移了过去,含在口中套弄了起来。

 

自然地,我爆发了,一股热流落在我的小腹上,随之还有他的小脸。

 

“干嘛这么激动啊,我又困了。”摸索着肚皮上那张小脸,我把指头插进他的头发,轻轻搓着。

 

“我想记住今天。”

 

“这就能记住了?”

 

“嗯。”

 

他仍是个孩子,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身体在激情过后有点失温,我摸过遥控器关掉空调,然后弹了弹他的耳朵。

                       

“今晚在这里睡么?”我问他。

 

“回去吧,这里的第一夜不能就这么用了,要留给以后找个特别的日子。”他郑重地说。

 

我服了,这小子看着粗粗拉拉的,冷不丁的还很浪漫,然而,我缺乏的就是这个。

 

黏糊够了,时间已逾零点。

 

穿衣下楼,小鹏提出要看看社区,于是又在小区的树影里转了一转。虽然这么晚了,小区里仍有在外消夏的人,在甬道上、凉亭里聚集着打牌、聊天,一片浓郁的生活空气。

 

小鹏始终不太多话,慢慢走着,看着周围闪现的陌生的一切,似乎在思考什么。今天的他有点反常,一下子沉稳了不少,又像是怀着什么心事。

 

“你今天咋了啊,这么安静呢,还有问题?”我碰碰他软肋。

 

“没有啊,想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他反倒不以为然,一下一下踩着脚下的方砖拽着步子。

 

“别骗我了,我都对你没有隐瞒了,你干嘛还瞒我,你不知道你一点演技都没有么,有什么你就问吧,不能问的我也回答你,就算补偿我过去撒谎的。”我认真地表态道。

 

“隐私也可以么?”

 

“我对你还有隐私吗?你大爷的,我上下前后被你吃了个遍,还隐私,你虚伪不虚伪啊?”我一把拽住他,佯作不耐烦道,“你今天不给我说明白了我就不回去了。”

 

“好吧。”他有点垂头丧气,这表现出乎我意料。

 

“说吧。”我站到他正对面。

 

“哥,你到底有多少钱?”

 

他没问实话,我看得出来,这个问题只是他临时憋出来的,其实他心里另有隐情,不过还是顺从他的好。事到如今,我没有任何理由去挖掘他违背他主观意愿的事情,我欠他的太多,没有任何理由再从他身上索取任何东西。

 

“你找个ATM吧,我把卡给你,密码告诉你,你自己刷一下就知道了。”我笑笑。

 

“直接告诉我不就得了。”

 

“我能直接出示给你,就直接给你,免得我习惯性对你撒谎。”

 

那小子嘿嘿地笑了:“我逗你的哥,我不想知道,我又不觊觎你的钱。”

 

我去,还觊觎,敢情人成熟一点就马上说话都文气了,我暗笑他的酸,但没捅破。

 

走出小区,他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和我一起拐上大路。

 

看着街上偶尔行过的车,我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你受伤病假这么久都没上班,刚转正就这样,你们单位还能要你么?”

 

“我也不知道……”他揣着手低头慢慢走着,提走路边一个易拉罐。

 

“你看你这俩刚上来的新人,徐成伤了,你也伤了,一个耽误了培训,另一个耽误了上班,你们领导都要愁死了估计。”

 

“可不么,摊上我俩这倒霉蛋,估计徐成已经培训完了回长春了吧,少说也半个月了,明天我打电话问问他就是了。”

 

“明天你也去单位看看,和领导好好说说,以后好好表现就行了。”我碰了碰他,生怕他拿这话不上心,如果再把工作丢了,他和我都没法面对他爹妈。

 

“嗯。”

 

看着他勉强应了我的样子,我心里又一阵难过。如今这一切,三个人,不四个人,一个已经离去,另外三个面目全非,伤痕累累。这一切,都是一个情字闹的。

 

情啊,青涩的一颗心啊,真是了得。

 

抬头,看到路边有个自助银行亮着灯。我摸出口袋里的钱夹,抽出借记卡递给他。

 

“干嘛?”

 

“我答应你的了啊,去刷一下就知道了,虽然不是全部,但至少等代表大部分。”

 

“我不去。”他扭捏着,忽而显得有点害羞了。

 

“呵呵,去吧,帮我看看多少了,我还关心利息呢。”

 

“密码多少啊,你生日?”他挥挥那卡。

 

“拿自己生日当密码,太没技术含量了吧,你侮辱我的工作是吧?”我故意逗趣,“密码是我生日倒过来,你懂的。”

 

他无奈地望了望我,捏卡在门旁刷了一下,进了自助厅。

 

看着他的背影,我摸出口袋里的烟和打火机,昊送给我的ZIPPO在路灯下泛出好看的磨砂光泽。打着火,我点了一支“娇子”,香香香甜甜的,久违的味道。

 

“别动,钱包给我!”

 

一个凉凉的东西顶住我的后脑,我心里一惊。

 

一股陌生而浓重的体味从身后弥散开来,我知道遇到麻烦了!

 

余光里,两个黑影一闪,我心里叫了声糟。两个彪形大汉拎着木棒一齐奔上台阶直朝自助厅里的小鹏逼去,一个黑影操起手枪正对准自助厅里孤单的背影——

“小鹏!”

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