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二手市场联盟

最少2000块,用的都是二手家具,两个设计师改造没人看得起的“垃圾房”,却把无数香港人看哭了

太平洋家居网 2021-09-09 16:40:58


本文授权自开始吧旗下自媒体:一人一城(ID:yirenyicheng01)


“这样的房子,还算是家吗?!”


第一眼看到小琳家的时候,

小城君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不到8㎡的小空间里,

厨房,客厅,卧室,卫生间挤在一起,

狭窄的空间里堆满了杂物,

采光,通风,照明没有一样达到居住标准,

空气中还弥漫着厕所和食物夹杂在一起的味道。

被称为“垃圾房”都不为过!

就是这样一个“非人居”的房子,正在读小三的小琳和她的妈妈却已经住了很多年了,因为这是他们唯一负担得起的住所。


这么破烂的地方,别人躲还来不及,Wayne和Brian却在看到第一眼就决定力所能及地去帮他们做些改变。


资金紧张(只有2000元),时间紧凑(只有下班之后的业余时间),全部劳力来自义工,大家都说他俩是吃力不讨好。


Wayne在动手做木工


他们却大夏天的扛着工具爬到七楼,在密不透风的“垃圾房”里,默默赶走了小强,清理了杂物,刷了墙,还自己手工做了家具。


仅仅用了不到2000块,没有爆改,没有华丽的转身,这样一个不足8㎡的改造房,却在完工的一刻感动了很多人。



“妈妈,你看,有桌子,我再也不用趴在床上写作业啦。”


听到小琳冲进房间后惊喜的呼声,Wayne和Brian对视一眼,脸上都忍不住浮起了微笑,意思不言而喻:值了!



欧美风,ins风,日系小清新……见惯了动辄几十万的华丽爆改,小城君却被眼前这个可以说略显“寒碜”的改造感动到落泪。


真正的改造并不在于花了多少钱,或者有多经验的视觉效果,而在于改造过后,是不是给住在里面的人带去了生活上真正的改变。


看到小琳那惊喜的眼神和小琳妈妈掩饰不住的笑容,小城君想,Wayne和Brian已经做到了。




最初的时候,

建筑师Wayne和Brian

只是想通过做一些关于香港劏房的展览,

让香港更多的市民

了解这些居住在底层的人的生活状态。

麦乔恩Wayne(左)和霍汝聪Brian(右)

建筑师,起动社COMMA创始人


大夏天的,

两人在香港各个区的劏房乱窜,

外面骄阳似火,

脸都快被烤坏了,

却在走进劏房的一刹那,

俩人像是进入了冰窖——

怎么还有人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脏乱破不说,

简直毫无居住尊严可言。

劏(tāng)房,在粤语里,“劏”是“杀、切割”的意思。通俗点说就是“群租房”,原本是普通的公寓,被隔成一间间,非法租给不同的家庭,一般是穷苦人家居住,香港大约有八十万人住在劏房。


“我俩也都是底层家庭出身,小时候也只能住几平米的房子,但是现在他们住的房子比二三十年前住得更差了。”


最让他们痛心的还是孩子,小孩子经常要留在床上,做功课或打电脑,腰又伸不直。


“相比我小时候的环境,我还有桌子在客厅做事情,他们连一个客厅都没有,只有10㎡左右的空间,你可以想象得到,一张床,一个小厨房,一个厕所,就已经完了。”


这样的房子,别说家了,根本不能住人好嘛!



劏房不适合人居,

俩人还因为当地房地产商无良切割房子,

导致越来越多的人只能住劏房,

发起了对房地产商的控诉,

甚至觉得政府不应该放任房地产商做这些事情。


叫板政府不一定有用,俩人还是踏踏实实做展览。


本来想鼓励大家为底层人民的居住问题做点事,展览开着开着觉得不行,不如自己去实际做点什么,真的能改变那些住在劏房的底层人民的生活。


至少让他们要有生活,给他们尊严,享受到家的温暖”,一开始,Brian就大言不惭地给自己立了Flag,大部分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二人曾组织的劏房展览[爱丽丝梦游香江 Alice in Hongkongland]


那就自己干吧。


俩人成立了“COMMA起动社”,巴巴地找了十几名建筑师、室内设计师、社工,要来搞这件“大事”。


人数有限,资金也有限,能申请下来的每户人家的改造费用限定在4000元以内。


新家具不怎么买得起,大多数的家具都是来自劏房展览,或是二手闲置,团队也会DIY一批特定尺寸的家居。


看上去不怎么靠谱的团队,却在接下来一次次的改造中给很多家庭带去了新的生活的希望。




■.  01


阿霞:单亲妈妈和两个孩子的家


忙,乱,力不从心,

这是Wayne和Brian第一次接触阿霞的感觉。

阿霞是一位40岁的单亲妈妈,

独自抚养一双10岁和12岁的子女,

她努力工作,

但是微薄的薪水,

加上政府的援助,

一家三口依旧过着捉襟见肘的日子,

好好生活?不存在的。

改造前,屋内空间规划很乱,杂物零散摆放


杂物堆满过道,都塞不下一张桌子,孩子们玩耍,温习作业都得在床上。


Wayne突然想起前几天看的新闻:有社区组织连同脊医,去年为大约一百五十名住在劏房或者天台屋的儿童,进行健康检查,发现八成出现不同程度的脊骨问题。


他们大多没有合适的书桌及座椅,当中超过三成,需要每日坐在床上温习。


一种要改变这家母女生活状态的紧迫感一下子上了身。



“好希望可以造一张桌子给孩子们做功课,让他们有吃饭的地方,享受家庭欢乐。”Brian认为,“就算是劏房,也应该要有一个厅。”


另外三个人挤在一个上下铺上也很影响各自的休息,这个可以通过子母床来解决。


虽然是义务改造,设计师们却充分尊重居住者的意愿,在充分沟通之后,才确认最终的修改方案。


设计师和阿霞商议后的改造草图


大夏天的,设计师和义工们一口气爬了七层楼,把子母床和伸缩桌送到阿霞家。


又一起花费力气,清理杂物,将真正有用的东西留下,分门别类做好收纳。


阿霞家的改造家具,都是从之前在Unfinished的家私展剩下的展品中拿的,刚好解决经费紧张的问题。


安装子母床,最底下有一个可以伸缩的床铺,白天收进去,晚上拉出来,这样三个人都有自己独属的休息空间。


改造完成的房子,乍一看,没啥惊艳,实际空间也没有变大,却在通过清理,做好收纳后,整个空间会通透很多。


设计师特意在进门的地方安置了一个带书柜的伸缩桌,一方面是给孩子们做功课,另一方面,也是在得知阿霞喜欢国画以后,特意给她留的一个画画的空间。


“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可以在家里画国画”,看到这个桌子的一瞬间,阿霞内心涌出一阵感动。


而更完整的空间,也使阿霞一家有更多时间留在家里。


“从前他们会到附近的社区中心玩耍,现在他们常常打电话给我,嚷着要回家”,阿霞边说边笑。


房子改造好刚好临近学校考试季,看到孩子们能够安心留在家里温习功课,Wayne和Brian也长舒了一口气。


“即使现实环境不是很好,依然想给孩子一个做梦的空间。”


不追求华丽的效果,却让一家三口都朝着生活的好的轨道前进,小城君觉得这才是最厉害的。


■.  02


源叔:对女儿寄予期望的家


芷伶是个11岁的小女孩,

和阿霞家里的孩子一样,

她的活动区域也主要在床上。

而且因为家里的空间太小,

每天都要在学校做完作业才回家。

芷伶的活动区域主要在床上


源叔是芷伶的父亲,66岁的他做着装修兼职师傅,工作机会可有可无,因此一家人的收入来源主要靠从事餐饮业的母亲维持(每月约6000港币)。


然而这间不足十平的劏房,租金竟高达4000港币,占据生活资金的大半部分,让人怎么活嘛。



房子大小不超过10㎡,

一个矩形空间,勉强隔间厨厕;

厅房合一,报纸,药物,收音机与杂物占满一桌。

冰箱和电视柜台就像两个左右门神,

放在全屋中间,

狭窄的厅只剩下一条通道。


劏房的尽头是一个上下铺,

爸爸睡下铺,女儿睡上铺。

有一次,女儿带朋友回家聊天,

二人坐在上铺,

突然,上铺床中间断开,

两个小女孩居然掉下来了!

小城君也是吓了一跳。


在源叔看来,住劏房只是暂时的,因为迟早会住上公租屋,所以花钱花心思美化家居是没有必要的。

但现实是公租房轮候时间节节上升,创历史新高。截止2016年底,一般申请者平均轮候时间延长至4.7年。即使长者一人申请者,平均都要轮候2.6年。


源叔今年66岁,他的目标就是等住公租房。孩子却是每天都要学习,刻不容缓。


残酷现实耽误孩子的成长,女儿缺乏属于自己的桌子,缺乏属于自己的空间,缺乏属于自己的梦。


Wayne和Brian也正是深刻认识到劏房对孩子成长的不利影响,才会用尽自己的力量去改变每一户可以改变的家庭。


认真讨论改造方案的Brian和Wayne


经过和源叔漫长的沟通和讨论,两位设计师终于获得许可帮助这一家进行改造。


在设计师的协助下,源叔家中的冰箱藏在屋中一角,原本冰箱位置放置特别设计的柜。


柜面木板可以拉出,固定成为一张桌子,让女儿有空间读书。另一个门神电视柜转赠他人,电视转用滑动轨固定,使用时才拉出。


可以伸缩拉出的电视机


劏房明显比改造前宽敞,女儿很兴奋,

空间变大,即使拉开冰箱的门,

也不会撞到后面的杂物,

而且提供了更多空间给女儿读书,会友。

还有伸缩桌,大人看报纸,女儿看书


■.  03


桂芳:坚持自我的家


除了向源叔那样意愿不强烈,需要沟通的,还有像桂芳这样对改造很有自己想法的。

桂芳也是单亲妈妈,和正在读中三的女儿住在一间7㎡的劏房两年多。


昏暗,窄小的劏房


家里又小又多杂物,

打开桌子做事情,

其他人就走不了了,

所以女儿通常会放张小的折叠桌子,

坐在上格床做功课和温书。

小城君想说:

这么昏暗,真的好担心孩子会近视啊……

顶着天花板,估计连背也伸不直,而且床铺上没有额外的光源,唯一的光源来自中间的顶灯,长此以往,对视力肯定会有影响。


因为空间有限,她还捡了一些废弃的纸皮、铁架、竹竿,搭了一层放杂物的“小阁楼”,所以,即使是大白天,室内的光线亦偏昏暗。


酷热的夏天,家里更是“密不透风”,一家人只能外出散步,呼吸新鲜空气。

受不了酷暑,外出透气的桂芳


每个房主都有自己的看法,

有时候并能不会全盘接受设计师的改造计划,

就桂芳而言,

她一直不肯拆卸阁楼和换更小的床,

方案一度定不下来。

和设计师们沟通方案,桂芳对屋子的安排有自己的想法


对于Wayne和Brian而言,

不能忘的是尊重居住者的意愿,

他们退回到桂芳的角度一遍一遍修改方案,

直到桂芳同意。


不换床,

在房间的一侧放置物架,收纳物品,

留出客厅,摆上收缩桌,

不遮挡阳光,

让整个空间更加通透。


几个成员,帮桂芳购买了必要的家具,

然后一起清理了堆积的杂物,

赶走厨房的小强,

房间一下子就亮堂了。


看到清理干净的空间,桂芳感觉减少了压迫感,整个人都轻松了:“有个宽敞的空间,好像一个人的心,没有塞太多东西,便放松了,执着,放下。”


更多的是感受到了设计师们和义工们的热情,温暖和爱,她不再坚持自己的执念,放心把整个改造权利交给这些可爱的人。


还给她的是一个干净,宽敞,有序的家。


改造之后的效果图


“感觉突然有了生活的感觉,而不是浑浑噩噩过日子,感谢他们真心乐意帮助我们,觉得很暖心,很开心,很满足。”


不再愁眉苦脸,这一次,桂芳有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正是Wayne和Brian想看到的,即使住在劏房,也可以有好的生活,以及活得有尊严。





香港电视节目《星期日档案》播出了一期COMMA起动社帮助劏房居民改造房子的节目后,COMMA的FACEBOOK评论区瞬间沦陷了。


没有华丽的“变身”效果,却让无数香港人为这两个设计师疯狂打call!


改变环境,把居住尊严还给他们,给他们家的温暖,是为了告诉这些居民:你值得更好的生活。


虽然两个设计师的力量有限,但是,有时候,就是这一点一点的帮忙,就能令这个社会更加美好。


两位设计师的改造活动还会继续下去,也在不停地影响周围的人一起来关注居住上的弱势群体。


从最开始只有9个人到现在不断有人申请加入,甚至不得不贴出告示说分批进来……


也有其它公益组织联系他们一起为更多的底层的居民改善居住环境,出钱出力。


甚至他们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很多人争着抢着要给他们送二手家具,无奈没有仓库存放,只能等实际用到的时候,再联系他们送过来。


有人把关了的店的架子直接捐给了COMMA起动社


原来,一点一点小小的善意真的能撑起一个大大的社会。


去年七月份,COMMA在facebook上发出疑问:城中各种劏房,停一停,想一想,真的与你我无关吗?这些正改变着你我住居的环境,拿走了居者应有的尊严。


现在回过头去看这个问题,COMMA应该不再有疑问,因为在他们的善意下,越来越多的人去关注底层的居住环境。


如果不放弃,这些善意的联动一定会撑起更大的社会。



不要吝啬自己善意。


部分图片来自COMMA起动社facebook

节目《星期日档案》截图



你可能还想看


1、第一眼就钟情,原来入门玄关要这样设计

2、脑洞大开!80后建筑师将集装箱爆改成住宅和公司

3、4步搞定换季衣服收纳,今年还穿新衣服!

4、为了研制冰激凌,她把家里的厨房改造成了实验室






公众号合作&入官方粉丝群

wechat:PChouse2018



PChouse家居杂志商务合作

联系电话:13268378820



作品投稿

邮箱:3472934749@qq.com



*PChouse太平洋家居网是中国时尚家居、精品导购的网站。我们为追求生活品质的家居消费者和爱好者提供精选品牌和优质产品的导购平台,为室内及产品设计师提供作品展示和专业交流的互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