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二手市场联盟

一个将家具推向世界的人,生活中却这么“吝啬”

数字商业时代DigitalTimes 2019-07-04 22:04:07

“简单朴素

也许见过”

原文/张   帅

撰文/数字君


临近年末,办公室的小伙伴新添了两把椅子。

当办公室的胖儿发出品牌疑问时,小伙伴即刻表明,便宜好用就行。

记得办公室的桌子椅子都是宜家的,对于普通人来说,宜家可能不会有太多印象。

然而在宜家的背后,却富可敌国。因为这家公司在全球28个国家和地区拥有329个商场,2008年宜家的创始人坎普拉德以310亿美元的排名,名列福布斯全球第七。

当地时间1月27日,宜家家居创始人英格瓦·坎普拉德在瑞典家中逝世,享年 91 岁。

今天的故事就是以坎普拉德为主角,讲一讲宜家是如何从瑞典走出来并让这个老人成为福布斯全球第七的富豪。

01.“吝啬”的富豪

坎普拉德在富豪界有着过人的演技。

明明博闻强记,却要装成阅读障碍症患者。

能讲流利英文,却在采访时装的磕磕巴巴。

只是喜欢小酌,却要称自己酗酒成性。

同时坎普拉德又是勤俭节约的杰出代表。

尽管是富豪,却出门坐地铁,坐飞机只要经济舱。

身穿穿廉价的衣服出门,开着一辆十几年的二手车。

更因为荷兰22欧元的理发费用超出他的预算,所以每到一个发展国家,都会争取去理个发。

简直就是赚多少花多少的现代小青年榜样。

另外他还是一位勤奋的老人。

对于宜家的话事权,他也始终牢牢握在手里,丝毫不肯松懈。

尽管他在1986年就以退休的名义交出总裁的位置。

但是不安生的他却又在2010年退出公司日常管理。

将事情交给了自己的三个儿子后,每逢公司的重大决策,都必须经过他的批准。

在高龄时,还常常扮演顾客去宜家店进行考察,你也许还曾见过。

02.IKEA的由来

宜家的slogen——生活,从家开始,坎普拉德也常常宣扬这个广告主题语。

而“IKEA”的由来是在坎普拉德十七岁时,他父亲所赠送的一份特殊礼物。

但并不是IKEA,而是一笔费用。

当时坎普拉德拿着这笔钱,去创办了宜家。由于未到18岁成年,所以申请表上的字还是委托舅舅帮忙所签的。

就这样,宜家(IKEA)诞生了,“I”代表英格瓦,“K”代表坎普拉德,“E”代表艾姆赫特,“A”是自己所在村庄的名字——阿根纳瑞德。

坎普拉德从小就生活在一个贫穷物资匮乏的瑞典中一个村庄。

5岁的他因为敏锐的头脑,通过“倒卖”获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因此坎普拉德稍长大了一些后,便开始骑车去向邻居推销火柴。

那时他已经体会到了“规模经济”的好处,常以较低的价格批量购入商品,再以低价零售而出。

也正因村子物资的匮乏,所以当邻居紧缺商品时,总会不厌其烦的替邻居进货。

随着生意的不断扩大,坎普拉德想到了用邮购的方式,代替沿街叫卖。

并用笔记本做成邮购目录来推销商品,而这就是现在的宜家每年都要发行数亿册的目录册前身。

03.走向世界的波澜家具商

初办的宜家,所售商品是尼龙袜、贺卡、钢笔、皮夹、钟表等家居生活用品。

坎普拉德从国外进口这些商品,再把它们卖给零售商。

五年后,坎普拉德购进了第一件家具,一个无扶手的简易沙发椅,并从此开始了家具生意。

此时的瑞典,正处于中立状态,完美的避开了战火的蔓延。

坎普拉德在这个时期看到了家具市场发展的潜力。

于是在1953年,依然的放弃了所有的其他业务,专注经营低价位的家具,由此宜家家居时代拉开了帷幕。

然而,在最开始的阶段并不顺利,常常受到对手的打压。

甚至为了排斥宜家,还想尽了办法不让其出现在家具展。

所幸的是,坎普拉德找到了一家废弃的旧厂房,同时改造成了一个宜家仓库兼展厅。

另外他还开创了融合制造商和零售商于一体的经营方式,不仅降低了家具售价同时质量也得到了保障,深受消费者欢迎。

虽然坎普拉德巧妙的避开了竞争对手的打压,但是并未消除对手的记恨,反而引来了一次次的压制。

不过此时的坎普拉德,心理素质已经足够强大。同时还懂得运用各种手段绕开对受限制。

他在市场上扮演不同的角色、成立一系列不同的公司,也因此而获得了“长七只脑袋的怪兽”,让竞争对手无法阻止参加交易会。

从此,坎普拉德带领着宜家实现了扩张的行为。

1963年坎普拉德在挪威奥斯陆开设了第一个瑞典意外的分店,而后业务发展到了丹麦瑞士。

1974年宜家又在德国开辟了全球最大的德国家具市场,进而加拿大、荷兰也分别进入。

1985年和1987年,宜家又成功的打入了美国和英国。

如今宜家在全球28个国家和地区拥有329个商场,其中有20家在中国大陆。

所销售的商品以家具家居用品为主,主要包括座椅/沙发系列、办公用品、卧室系列、厨房系列、照明系列、纺织品、炊具系列、房屋储藏系列、儿童产品系列等约10,000个产品。

04.请走好

据某人士称,坎普拉德是当今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之一。

他的一生都在执着于设计的民主化和高效率,而不是奢靡的生活。

虽然福布斯富豪榜曾将他列为欧洲第三富有的人,但是比起赚钱,他更感兴趣的还是如何省钱。

而且这一生都在为宜家奔波。如果让他真正放权退居幕后,他会气愤地回应,“我要做的事情太多,没空去见上帝”。

今年1月28日,坎普拉德的好友贝蒂尔·托雷库尔已确认:“他在一次飞机旅行后患上了肺炎,而他的高龄之躯没能扛过这场肺炎的后遗症。”

 

“可能是坎普拉德太累,需要休息了。”



↓↓↓点击原文阅读获取原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