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二手市场联盟

凉城,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玩遍恩施 2021-09-09 16:10:38


城市建设如火如荼


在高楼大厦崛起、交通铁路铺陈的时候


凉城正变得熟悉又陌生


一些东西正在崛起


有些东西却永远的消失了...


曾经大街上那些习以为常的画面


熟悉的地方,想念的味道


如今何在?

爆米花、麦芽糖、糖稀、棉花糖......不知不觉,那些好吃鬼们曾经喜闻乐见的小零食,已经只存在于大家的脑海之中。


大虾酥

大虾酥还记得它吗,,小时候看似长长的黄皮包装,长大之后才明白这种糖丝毫没有虾的,现在已慢慢消失在我们的视线。


丫丫奶糖


因为小孩子都喜欢吃糖,总是偷偷吃好多,主要是!好吃!你小时喜欢吗?


散装糖果

这些五颜六色的糖果曾是我们的绝顶零食。年货必备,为了它们好多小伙伴等待了一年。


糖画

每次放学回家路边总有卖糖人,那时只觉得好神奇,就算没钱买,也要看上好久!


爆米花

天气好的时候,就会有人去炸米花,小时候还会拿米去换,黑色椭圆的“炮筒”在柴火上旋转,轰隆一声炮响,白白的米花就出炉啦,香的不得了!


麦芽糖

看到出摊都要缠着妈妈给我买上一块麦芽糖,师傅还没切好,口水就留下来了,然而现在有几个孩子还记得。


棉花糖

就看着它转啊转,转出了一朵朵甜甜软软的白云。虽然现在也有卖的,但是形状颜色多了起来再也没有童年的感觉!

那些年,屋漏了找捡瓦工、刀钝了有磨刀匠、家里碗破了喊师傅上门补、找个冰箱回收都有人上门收,有时候还有拿着相机就来你家门口拍照的……


剃头匠

师傅手艺好,平头剪得那叫一个顺、剃一个头两块钱,绝不多收。一个煤炉子烧一锅开水,一根板凳,如今已经被各种理发店取代了。


弹棉花

随着弦响、片片棉絮,一堆棉花被整整齐齐地压成一条被褥,儿时要做被褥都会去找弹棉花的工匠,盖着他们做的蓬松柔软的被子,简直太幸福了!


磨刀匠

“磨剪~~~刀,菜刀...",老师傅一条板凳扛着,放着磨刀石、齿轮啥的,他拿着菜刀在石上哗沙哗沙的来回磨,一会儿菜刀就和新的一样啦。


修表匠

镊子、放大镜、酒精灯还有一双灵巧的手,这些是修表匠的兵器。现在大家都有手机,戴表的也越来越少了!他们的存在也凝固在了那里。


缝纫匠

缝纫机的械动,是衣服的诞生。以前要想穿新衣服必须靠裁缝量体裁衣,还记得有种布料叫“的确良”吗?随着时代的进步,裁缝这个行业也越来越少见了。


补锅

以前铁锅烧穿了,可又不舍得丢,就会给师傅补一补。很现在大家生活条件好了锅破了就换新的,补锅这个手艺就渐渐地消失了。曾经多人家的锅都是补了又补,一用就是好几年......

穿梭于小巷中的买卖人,洪亮的吆喝声成了一代人的记忆。那些吆喝声最能反映当时人们的生活。


根粑凉粉


大碗,小碗,你说要什么老板挑好浇上汤汁,放上醋,完成!那酸爽别提多好喝了,一直觉得凉粉还是利川的最好吃...


“磨剪着嘞,炝菜刀”

吆喝似乎总会或近或远地响起,一声接一声从巷里传出,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小时候还总是喊着“磨剪着嘞,抢菜刀”将之调侃!


“馓子、麻花、小果子”


卖麻花的人骑着三轮车,都是两三种一起卖的。用塑料布盖上满满一车的小果子,麻花,馓子。走街窜巷。。


“修理煤气灶~~旧空调, 旧彩电,旧冰箱拿来卖~”

这句吆喝里提到的冰箱彩电,是上世纪80年代家庭水平小康的象征物,但多年后这些都成了被回收的破烂,这句吆喝现在时不时也会在街上听到!

那些与一代人记忆有关的地方消失了,有多少怀念和追忆,在以后的日子里逐渐模糊或者更加清晰!


客运站


轮番一代代成长,不变的是他,可是曾经觉得土土的客运站,现在,已经彻彻底底成为了回忆。


电影院


说到凉城的老地标,印象更深的就是电影院,但到现在和好友约地点,都会来一句“我们电影院门口见”。



书店


凉城的老字号。说起书店,就会想到新华书店。书店刚开门,买书的人们就纷纷而至。


丹桂园


记得那会的丹桂园,就是个大鱼塘!可现在也不知在哪了。。。。


越发展,越消失


很多熟悉的东西不见了


很多新奇的东西冒出来了


凉城,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凉城,一座正在崛起的城市



本期小编:糯米OU

微信:949552615

版权声明:

本微信号原创文章归龙船调策划所有,若需转载,请完整注明来源:玩遍恩施(微信号LCD-2015),不完整注明者,均视为侵权,将举报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