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二手市场联盟

博物 | 你看不起的收荒匠,才是这个城市的英雄

成都浩海立方海洋馆 2021-07-20 11:31:15

收冰箱~

收彩电~

收旧家具~

收缝纫机~卖~


收荒匠 图:新浪网


很多人的记忆里都会有这么一幕:无论是城区还是乡村,到处都有一辆辆破烂的三轮板车穿行在大街小巷,车上挂着醒目的招牌“高价回收废旧电器”,而车载的高音喇叭也不停地发出刺耳的吆喝声“回收旧彩电、旧冰箱、旧空调...”,似乎一下子,家里的废品都变成了宝贝。大人们都觉得,与其将这些旧家具丢入垃圾池,倒不如换点零花钱。


而对于小孩子来说,收破烂的吆喝可绝对是童年噩梦。


“你不听话,就让收破烂的把你拾走!”“再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去背个背篼跟收荒匠捡垃圾!”这可能是八零后九零后们都收到过的恐吓。


收荒匠也叫拾荒者,他们往往衣衫褴褛,居无定所,游离于社会的边缘,于是,肮脏、凶恶、神秘就成为主流社会妖魔化他们的标签。


游走在垃圾堆之间的拾荒者 图:网易新闻


可是拾荒者真的是我们印象中那么不堪吗?



中国,垃圾生产的大国


根据新华网显示的数据,从2004年开始,我国的城市垃圾产量就已居世界第一。去年11月,国家环保部发布 《 2016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 》 。年报显示,2015年,246个大、中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18564.0万吨。2017 年,全市人口1400万的成都共产生了约511万吨生活垃圾,平均每天 1.4 万吨。这个数字还将以每年 8%~10% 的速度快速增长,垃圾处理是城市管理者面临的重大挑战。


2015年各省城市生活垃圾产生情况,四川名列前四 图:新华网


但是确切地说,这 511 万吨里并不全是“垃圾”,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有回收价值的“废品”,或者叫“可回收物”。据长期研究中国废品回收体系的美国南加州大学的环境史硕士、环保 NGO “零废弃村落”发起人陈立雯估计:“废品”在中国的城市垃圾中所占的比重约为 30%,其中近 90% 得到回收。相比之下,在环保理念和政策都领先全美的加州,这个比例也只在 35% 左右。


她说,这得归功于中国城市中由拾荒者和商贩组成的、庞大而高效的“非正规废品回收体系”。


 非正规废物品回收体系 图:四川日报网


从 2013 年开始研究中国回收产业的维也纳大学学者潘介明(Benjamin Steuer)在调研中发现:在每个城市,这个“非正规部门”回收了 90% 以上的家庭废品,占城市全部废品总量的 74%。此外,它还回收了中国 60~80% 的电子废弃物,向电子废弃物拆解回收企业提供了 90% 的原材料,支撑起了这个正规产业。


潘介明发现,这个部门为政府节省了巨额财政开支,这在 2010 年是 4 亿人民币,2014 年达到 8 亿。而这还只是算了垃圾处理费用,若是把减少污染和节能降排考虑进去,节约的开支就更多。


这个没有编制,没有预算,没有工商执照的“非正规部门”,与政府旗下的环卫体系一起,构成保持城市清洁的两大支柱。但是,自 2012 年以来,这条非正规支柱却因为城市更新、人口控制和外部市场等诸多原因不断萎缩。而据潘介明统计,在 2011 年巅峰时,一些城市的非正规回收部门的从业人员达到 30 万,而到了 2013 年就已经急剧跌落到 15~17 万。根据陈立雯的调研,到 2016 年的时候,约一半的骑板车回收者已经离开了这个行业。


种种原因导致收荒匠的减少 图:四川日报网


当他们纷纷离去时,环卫部门的垃圾清运和处理量也在持续上升。陈立雯掌握的一个来自北京市环卫部门的数据是:2017 年,城市垃圾的“非正常增长率”达到 3%,这些没有人口和经济发展作为基础的垃圾增量,主要是未被回收的废品。与此同时,被回收的废品的种类也在减少。


当每年数以百万吨计的废品因为得不到回收而进入城市的垃圾处理体系,它们被填埋、焚烧,或误入厨余堆肥场,将成为新的环境问题。同时,它们也失去了成为再生资源的机会,这让国家大力倡导的追求废物“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的“循环经济”无从谈起。


缺少收荒匠,大批可回收垃圾无人处理 图:全景网


2017 年 7 月,中国政府宣布逐步减少进口固体废物(“洋垃圾”)的种类和数量。对循环经济产业来说,这既可以是危机,也可以是机遇。如果此时前端的回收能做好,国内的再生资源产业链或可贯通,如果回收做不好,那么中国未来处理自己废品的能力将成为问题。海量的废品,将重归垃圾。


那么这个“非正规废品回收体系”是如何运作的呢?其中的人们又过着怎样的生活?



收荒匠的艰难处境 


收荒匠大部分都是来自各地的农村人口,因为学历的低下以及身体方面的限制,或多或少的收荒匠都是“被迫就业”的。来到大城市,吃穿住行就成为了首要的问题。十年前的成都发展并没有如今的大都市感,大多数收荒匠居住在一些城乡结合部的因拆迁搬离的废弃平房里。而如今的成都俨然没有这样的居所,收荒匠们只好合租在偏远郊县或则还未规划的地区。


居住条件极差 图:网易新闻


饮料瓶、旧报纸、废纸箱 在城市人眼里毫无价值的废弃物,却是他们生存的希望。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废旧物资回收行业的就业人数有1000余万人。伴随着城市垃圾处理能力滞后而产生的“城市拾荒者”,成为城市垃圾分类的一环。然而即使他们在城市里生活了几十年,也难以真正融入城市生活。


随着现代城市的发展,收荒匠的处境越来越艰难。为了规范城市的整体性和美观性,城管开始频繁干涉,不允许拾荒者们外出回收,也禁止三轮板车堆放废品行驶在路上。许多街道也开始“环境综合整治”,每隔几个月各个小区开始排查清退违建,靠着租住隔断房的拾荒者被迫搬离。


城管正在没收收荒匠的违规板车 图:搜狐网


收荒匠一般收罗来的可再回收品一般都会卖给小型再生资源回收分拣中心,这样的小型中心大都是由私人经营的。十年前这种小型再生资源回收分拣中心基本每个街区都会有一个,而城市大规划之后,全市的小型再生资源回收分拣中心就寥寥可数了。


一个回收市场中回收废纸的摊位 图:新浪网


这些勉强留在城市里的非正规回收从业者的处境,反映的还只是 2017 年末以来这个行业受到的最新一波冲击,但它遭遇的坎坷却由来已久,更多人早在 2017 年以前就已经离开。


自从上世纪 90 年代,来自河南、河北和四川等地的农民工逐渐替代了由全国供销社建立的“废品回收站”网络所代表的国有物资回收体系,成为这个产业的主力。


在这条产业链的上游,有的人徒步游走于社区内,从垃圾堆里翻捡废品,被称为“拾荒者”;有的人骑着三轮车或开着卡车,面向居民和拾荒者收购废品,被称作“游商”。


在他们的下游,是小型再生资源回收分拣中心这样的“坐商”。小型再生资源回收分拣中心一般是租住一些人烟稀少的门市铺面,通常每个占据一两个商铺,既用作经营,也是经营者一家的住处。摊位的经营范围都高度专业化,分别收购金属、电器、塑料、纺织品、纸张、玻璃等不同废品,哪怕同样是塑料,也还有进一步的细分。座商买下废品后继续分拣,打包卖给下游的再生资源企业,用于生产再生材料。


拾荒者在一废品收购站整理废品  图:新华社


但是多年来,在各种市政动迁中,这些市场节节败退。据数据显示,80 年代,这样的小型再生资源回收分拣中心在二环周边, 90 年代,来到三环周边,2000 年之后,已是三四环之间,而2010年以后绕城以内已经很少看到了,再往后,这些小型再生资源回收分拣中心就退无可退了。2012 年,全市的 200 多家市场开始被大批拆除,拆到 2016 年已经所剩无几。除了拆市场,2014 年废品回收和批发还被列入《城市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名录》的禁止新建和扩建之列。这意味着老的被拆之后,新的也不再出现。


北京市率先明令禁止了商品交易市场设施,意味着小型再生资源回收分拣中心不再存在

图:新浪网


每推平一个市场,就有一批人离开。据观察, 2016 年之后,不仅很多城市中市区近一半骑三轮车回收人员离开了这个行业,20% 左右的“座商”也转行从事其他服务业,或者干脆离开了这个城市。


街头一辆废品回收用的板车 图:搜狐网



他们的离去,不只是城市的排斥


但这个非正规回收部门的萎缩,并不全是因为城市对它的排斥。在城市以外、产业链更下游发生的事情,也给它带来深远影响。


城市的大多数废塑料、废纸、废金属、玻璃和纺织品都是送到河北和山东处理。其中塑料的再生利用从上世纪 80 年代起,就主要是由位于这两省的家庭式作坊式企业完成的,这些位于乡村的作坊在处理中存在水、空气和土壤污染问题。2011 年 7 月份,北方最大的塑料再生利用基地——廊坊文安地区的硬质塑料分类和清洗产业因为污染被政府全部关停,只保留了部分造粒作坊。在大的环境治理背景之下,各地政府纷纷选择自保,不愿为外地废物的处理而牺牲本地环境,多年来持续关停这些小企业,让它的从业人员减少了 80%。


其实这里面缺少一种全局观——从总体上看,生产再生材料的污染要远远小于生产原生材料的污染,关键是控制污染而不是把它们关停。


下游再生资源行业的萎缩,直接导致废品价格的大幅下跌。廊坊文安的废塑料处理产业在 2011 年被关停的时候,聚丙烯和聚乙烯的价格直接从 3 元跌到 1 元以下。


大的市场环境也十分严酷。2008 年的金融危机,让不同种类的废品价格都出现滑落,很多至今仍未回升。比如混合塑料的价格从 2008 年金融危机前的 3 元多,降至 2016 年的 1 元左右。由于再生塑料的价格与原生塑料价格紧密相关,两年前国际原油价格的下跌,让废塑料价格进一步下跌。


街头开卡车或骑三轮巡游收购的废品回收者被称作“游商”
图:新浪网 


中国宏观经济增速的放缓也同时给再生资源和废品回收行业带来了负面影响。比如在 2015 到 2016 年,再生铜、铝和铁的价格分别下跌了 16%、26% 和 44%。成都商报曾经发表过一篇报道《废品回收价格跌至新低 收废品不如做保洁:成都收荒匠纷纷转行》:记者在 2016 年对回收业者的访谈中了解到,2014 年后,仅纸张和硬纸板价格未受影响,其他各类废品的价格均有下跌。


在仍未复苏的市场条件下,另一项政策的出台,可能让国内回收产业链全线崩溃——那就是停止进口“洋垃圾”。


去年 7 月,中国政府宣布从年底开始逐步减少固体废物进口种类和进口数量。在大多数媒体和公众看来,这是件“扬眉吐气”的事情,中国终于开始拒绝替别人背负环境代价。可是这对那些有资质的大型再生资源来说却是一场危机。因为“洋垃圾”一直是它们重要的生产原料——“洋垃圾”中商业源和工业源废品比例高,不与有机垃圾混合,其生活废弃物也较少与有机垃圾混合,因而更干净,也就更有利于加工。


禁止入口的洋垃圾对有资质的大型再生资源来说是一场危机 图:搜狐新闻


其中一些企业开始把目光转向国内的废品市场。一些“座商”表示,这项政策落地后,近一年来,正规的再利用企业变得更愿意向他们拿货,价格也有所上升。


但由于国内外废品原料都在减少,更多的企业正在向东南亚转移,下游产能的丧失将让上游回收行业崩溃,最终使中国自身的废品处理能力衰竭。到时候,中国的废品,将只能当垃圾处理。



垃圾分类远未成熟,处理方式各有短处


如果城市拥有完善的垃圾分类体系,或许回收行业并非必不可少。事实上,近年来政府也在推动城市环卫系统与再生资源系统之间的“两网融合”,试图实现垃圾分类后的减量化和资源化。只是,我们的垃圾分类还远没有发展起来,已经在开展的社区垃圾分类,也往往止步于转运站。


成都作为一个生活垃圾产量排行全国第四的城市,主要处理垃圾的方式是填埋和焚烧。除了我们熟知的万兴发电厂,成都目前还有三座大型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青白江祥福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双流的九江环保发电厂和洛带环保发电厂,这三个发电厂,之前一直都在处理着成都超过2/3的生活垃圾。



九江环保发电厂 图:成都向上网


不能被焚烧的垃圾一般都会送去填埋,有害垃圾还会有专门的危废处理中心,需要取得专门资质。


成都唯一的大型生活垃圾填埋场(长安固废填埋场)位于龙泉驿区洛带镇,1993年投用。填埋场占地718.46公顷,主要负责全市垃圾的无害化处理,每天要处理生活垃圾4000余吨,垃圾渗滤液1300吨,污水厂淤泥300余吨,焚烧灰渣400余吨。


长安固废填埋场 图:成都商报

2000年期间这个垃圾填埋场两边都是山,往下一百多米深的峡谷,建了填埋场以后,垃圾把整个下面填起来,又被黑色或白色的塑料薄膜覆盖,似乎是另一种方式的眼不见为净。


被黑色塑料薄膜覆盖的垃圾,有种掩耳盗铃的意味 图:成都商报

尽管垃圾焚烧能减少废弃物体积的90%,并在焚烧过程中产生新能源,价值颇高。但焚烧厂所到之处,一般都会遭到人们的反感和抵制,周边房价也会受到影响。


那么垃圾焚烧发电厂究竟会不会带来环境污染呢?有业内人士认为, “ 答案是肯定的,焚烧发电厂一般会对垃圾做简单的分类,干垃圾进行焚烧,但这个分类始终是不彻底的。 ”



九江环保发电厂门口显示屏 图:新浪网


垃圾堆体变高了,填埋区变大了,日焚烧量达 3000 吨的焚烧厂已经建成,灰渣的堆填区也已开辟,可就是不见垃圾分类方面的改进。这种城市垃圾分类,终究是掩耳盗铃。

“如果我们拿出建设垃圾焚烧厂的投资和努力,来改建目前的分类收运和分类处理体系,可能会事半功倍。”

既缺少高效的废品回收体系,也没有成熟的垃圾分类,那么数量庞大的废品基本都只能随垃圾一起,进入垃圾填埋场或焚烧厂,所以这两种处理方式有着各自的污染问题。


每个人都要成为拯救自己的“收荒匠”


现在的环保事业是每个人应该重视的环节,然而目前反应的现状就是大家还不够正视。也许政府应该对个人或者企业为单位的再生资源回收分拣中心提供一方面支持:

一.给予他们合法的营业执照,以及有固定的经营场地,不再被城管赶干涉:

二.其次政府也可以对低价值的废品,比如玻璃、塑料袋等等的回收提供一些补贴,以确保这些废品会被回收;

三.提供一些补贴来来购买分类、打包设备和运输的车辆。

 

至于为什么这个行业应该有资格得到公共资金的补贴,这是因为“它在环境保护方面的价值远远大于经济价值”。同时也希望希望社会不要以异样的眼光看待“收荒匠”这一行业。


城市的托举者 图:网易新闻


正是这些个体、“非正规”的回收业者,他们是“通过辛勤的劳动托举城市生活的人”。对他们的管理应该采用备案制,让他们可以在指定的区域内开展工作,允许他们使用其中的场地设施来整理、堆放废品。政府应该协调他们与物业、居委会、城管的关系,一起“好好对待他们”。通过某种机制,让他们进入小区指导居民开展垃圾分类。


而对于我们个人来说,也要做到自己的“环保之道”。因为目前的垃圾分类还并没有深入人心,不过我们也要做到一些力所能及的行为:

一.分清可回收垃圾、不可回收垃圾和其他垃圾。可回收主要包括废纸、塑料、玻璃、金属和布料五大类;

二.长期坚持垃圾分类。也许具体的分类我们可能不好做到也做得不够全面,一条道路最不怕的是山高路远,而是南辕北辙。将那些可回收垃圾分类收集起来,卖给收荒匠也是可以的;

三.教育好下一代,告诉孩子们垃圾分类的重要性,树立起一个正确的价值观。


形同虚设的垃圾分类垃圾桶,正是大家不正视表现的最好讽刺

图:新浪网


做好垃圾分类需要真正的公众参与,而目前中国的垃圾分类公众教育仍然十分不够。所以需要大家真正意义上的明白、警觉、重视。所以从某方面来说,收荒匠是这个城市的“英雄”。



而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