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二手市场联盟

那些被你丢弃的老家具,她给加上一张脸,然后成了艺术

家优站 2019-07-04 03:50:43

一张老旧的沙发,你能看出它的脸吗?

邓乃瑄(NicoleTeng)可以!


6年前,邓乃瑄从台湾来到上海,开始经营画廊,在这之前,她是一名广告人。


然后,她发现,上海不少人将家里制作精美但是老旧的家具抛弃,换个全新家当。

她便开始收集这些有着美丽木料骨架的旧物,然后用自己的视角对它们进行翻新,给这些老旧的物品一个全新的现代面貌。

后来,画廊经营不善,她干脆全心全意做起了旧物翻新的工作。

几乎每一件物品,邓乃瑄都会尽可能地赋予它一张脸。



我觉得我可以看到老东西里面的灵魂。比如说有些沙发,座位很矮,扶手很长,椅背肥肥厚厚,我就觉得我看到一个很慵懒的老人。我觉得他是有表情的,椅背就是他的脸,于是我开始做他的脸。我觉得每个椅子都在对我说话,所以我把它们捡回来,把我看到的它们制作出来。

 


骨架来自于回收的旧家具,布也是来自于江南的老土布。


邓乃瑄从不忌讳向人介绍这些家具都来自于回收材料。

在她的眼中,这些以往用来做包袱、床单、被套的土布,其丰富坚韧的质感、古朴的纹理和颜色,有一种简洁的时尚和现代感。

每对一件家具成功翻新后,她总是不无得意:因为又一次颠覆了人们对老材料的印象。


这些翻新过的家具或许并不精致,甚至有点粗糙,但那种原始的生命力和接近人心的亲和力,正是它们的独特魅力所在。

为了回收这些旧材料,她不但经常逛旧货市场,还经常出没于垃圾筒旁。甚至,还经常在路上拦下那些收废品三轮车淘宝。

比如说,这个用来陈列架,就是邓乃瑄在一个即将拆迁的老弄堂里发现的老式邮件箱。


“这方面我很厉害的,我经常一眼就能看见别人眼中不起眼的好东西!”邓乃瑄对自己的眼光很满意。

靠着和收废品的三轮车夫建立的关系网络,她慢慢认识了在上海做木工和做缝纫的老师傅,这是她背后的“团队”。


木工师傅除了做旧家具的清理和修补外,还要按照邓乃瑄的意图对其进行调整。比如说将沙发的扶手调低,从而让原本沉重的老家具变得更加清新活泼,更有现代感。


邓乃瑄自己不会踩缝纫机,所以做缝纫老师傅要将她剪贴好的布料按照图案缝起来。


所以,邓乃瑄老是有一种自己仍然在做平面设计的感觉。

除了旧家具翻新,邓乃瑄的另一项主业就是陶艺。


当然,这些陶器上也少不了有一张脸。


比如说这一面墙的画上人脸的杯子。


杯子本身并无太多特别之处,但是因为每一个杯子上都画上了人脸,每一个人都能从中找一个和自己形象接近的脸,于是特别受欢迎。


她刻意在每件作品上都留下手工的痕迹。比如说手把上的指印、不圆的杯口等。就是要显示与工业品的区别。


她还在第一件作品上都保留了一个未上釉料的区块。


在她看来,那是一个触觉的桥梁,让人可以触摸到泥土本身的材质,感受到大地气息。


有的时候,她也会把陶瓷与旧物组合起来,给人以全新的感觉。

比如说这盏水龙头灯。



当然,还有一些没有标志性脸孔的旧物改造,比如说用废旧铁丝加工成的灯。


但这些似乎并不太受欢迎。因为很多人买她的东西,看中的就是物品上的脸孔标志。

如今,邓乃瑄已经在上海、台北、香港3地开起了门店,出产的东西也越来越受欢迎。

但是回顾走上这条路伊始的艰辛,她仍不免对当初心中的反复拷问心有余悸:我时常在反问自己,抛弃稳定的工作,带着满腔热血投入陌生的家居领域,到底是不是件傻事?

所幸,即使在握着存折生存的最艰难时刻,她也没有放弃自己梦想,才终于有勇气和决心坚守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