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二手市场联盟

没爆改,只有二手家具,2个设计师改造几平米的劏房,却把无数香港父母看哭了!

长颈鹿妈妈 2021-11-04 22:57:02

点蓝字关注获赠180本美国加州小学原版教材


改变环境,把居住尊严还给他们,

给他们家的温暖,是为了告诉这些居民:

你值得更好的生活。


“这样的房子,还算是家吗?!”

第一眼看到小琳家的时候,

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不到8㎡的小空间里,

厨房,客厅,卧室,卫生间挤在一起,

狭窄的空间里堆满了杂物,

采光,通风,照明没有一样达到居住标准,

空气中还弥漫着厕所和食物夹杂在一起的味道。

被称为“垃圾房”都不为过!



就是这样一个“非人居”的房子,正在读小三的小琳和她的妈妈却已经住了很多年了,因为这是他们唯一负担得起的住所。


这么破烂的地方,别人躲还来不及,Wayne和Brian却在看到第一眼就决定力所能及地去帮他们做些改变。


资金紧张(只有2000元),时间紧凑(只有下班之后的业余时间),全部劳力来自义工,大家都说他俩是吃力不讨好。


Wayne在动手做木工


他们却大夏天的扛着工具爬到七楼,在密不透风的“垃圾房”里,默默赶走了小强,清理了杂物,刷了墙,还自己手工做了家具。


仅仅用了不到2000块,没有爆改,没有华丽的转身,这样一个不足8㎡的改造房,却在完工的一刻感动了很多人。



“妈妈,你看,有桌子,我再也不用趴在床上写作业啦。”


听到小琳冲进房间后惊喜的呼声,Wayne和Brian对视一眼,脸上都忍不住浮起了微笑,意思不言而喻:值了!



劏(tāng)房,在粤语里,“劏”是“杀、切割”的意思。通俗点说就是“群租房”,原本是普通的公寓,被隔成一间间,非法租给不同的家庭,一般是穷苦人家居住,香港大约有八十万人住在劏房。


“至少让他们要有生活,给他们尊严,享受到家的温暖”,一开始Brian就大言不惭地给自己立了Flag。

阿霞:单亲妈妈和两个孩子的家

忙,乱,力不从心,这是Wayne和Brian第一次接触阿霞的感觉。


阿霞是一位40岁的单亲妈妈,独自抚养一双10岁和12岁的子女,她努力工作,但是微薄的薪水,加上政府的援助,一家三口依旧过着捉襟见肘的日子,好好生活?不存在的。

改造前,屋内空间规划很乱,杂物零散摆放


杂物堆满过道,都塞不下一张桌子,孩子们玩耍,温习作业都得在床上。


Wayne突然想起前几天看的新闻:有社区组织连同脊医,去年为大约一百五十名住在劏房或者天台屋的儿童,进行健康检查,发现八成出现不同程度的脊骨问题。


他们大多没有合适的书桌及座椅,当中超过三成,需要每日坐在床上温习。


一种要改变这家母女生活状态的紧迫感一下子上了身。



“好希望可以造一张桌子给孩子们做功课,让他们有吃饭的地方,享受家庭欢乐。”Brian认为,“就算是劏房,也应该要有一个厅。”


另外三个人挤在一个上下铺上也很影响各自的休息,这个可以通过子母床来解决。


虽然是义务改造,设计师们却充分尊重居住者的意愿,在充分沟通之后,才确认最终的修改方案。

设计师和阿霞商议后的改造草图


大夏天的,设计师和义工们一口气爬了七层楼,把子母床和伸缩桌送到阿霞家。


又一起花费力气,清理杂物,将真正有用的东西留下,分门别类做好收纳。


阿霞家的改造家具,都是从之前在Unfinished的家私展剩下的展品中拿的,刚好解决经费紧张的问题。

安装子母床,最底下有一个可以伸缩的床铺,白天收进去,晚上拉出来,这样三个人都有自己独属的休息空间。


改造完成的房子,乍一看,没啥惊艳,实际空间也没有变大,却在通过清理,做好收纳后,整个空间会通透很多。


设计师特意在进门的地方安置了一个带书柜的伸缩桌,一方面是给孩子们做功课,另一方面,也是在得知阿霞喜欢国画以后,特意给她留的一个画画的空间。



“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可以在家里画国画”,看到这个桌子的一瞬间,阿霞内心涌出一阵感动。


而更完整的空间,也使阿霞一家有更多时间留在家里。


“从前他们会到附近的社区中心玩耍,现在他们常常打电话给我,嚷着要回家”,阿霞边说边笑。


房子改造好刚好临近学校考试季,看到孩子们能够安心留在家里温习功课,Wayne和Brian也长舒了一口气。


“即使现实环境不是很好,依然想给孩子一个做梦的空间。”


不追求华丽的效果,却让一家三口都朝着生活的好的轨道前进,小城君觉得这才是最厉害的。

源叔:对女儿寄予期望的家


芷伶是个11岁的小女孩,和阿霞家里的孩子一样,她的活动区域也主要在床上。


而且因为家里的空间太小,每天都要在学校做完作业才回家。


芷伶的活动区域主要在床上


源叔是芷伶的父亲,66岁的他做着装修兼职师傅,工作机会可有可无,因此一家人的收入来源主要靠从事餐饮业的母亲维持(每月约6000港币)。


然而这间不足十平的劏房,租金竟高达4000港币,占据生活资金的大半部分,让人怎么活嘛。



房子大小不超过10㎡,一个矩形空间,勉强隔间厨厕;厅房合一,报纸,药物,收音机与杂物占满一桌。


冰箱和电视柜台就像两个左右门神,放在全屋中间,狭窄的厅只剩下一条通道。


劏房的尽头是一个上下铺,爸爸睡下铺,女儿睡上铺。


有一次,女儿带朋友回家聊天,二人坐在上铺,突然,上铺床中间断开,两个小女孩居然掉下来了!也是吓了一跳。



在源叔看来,住劏房只是暂时的,因为迟早会住上公租屋,所以花钱花心思美化家居是没有必要的。


但现实是公租房轮候时间节节上升,创历史新高。截止2016年底,一般申请者平均轮候时间延长至4.7年。即使长者一人申请者,平均都要轮候2.6年。


源叔今年66岁,他的目标就是等住公租房。孩子却是每天都要学习,刻不容缓。


残酷现实耽误孩子的成长,女儿缺乏属于自己的桌子,缺乏属于自己的空间,缺乏属于自己的梦。


Wayne和Brian也正是深刻认识到劏房对孩子成长的不利影响,才会用尽自己的力量去改变每一户可以改变的家庭。


认真讨论改造方案的Brian和Wayne


经过和源叔漫长的沟通和讨论,两位设计师终于获得许可帮助这一家进行改造。


在设计师的协助下,源叔家中的冰箱藏在屋中一角,原本冰箱位置放置特别设计的柜。


柜面木板可以拉出,固定成为一张桌子,让女儿有空间读书。另一个门神电视柜转赠他人,电视转用滑动轨固定,使用时才拉出。


可以伸缩拉出的电视机


劏房明显比改造前宽敞,女儿很兴奋,空间变大,即使拉开冰箱的门,也不会撞到后面的杂物,而且提供了更多空间给女儿读书,会友。


还有伸缩桌,大人看报纸,女儿看书


桂芳:坚持自我的家

除了向源叔那样意愿不强烈,需要沟通的,还有像桂芳这样对改造很有自己想法的。


桂芳也是单亲妈妈,和正在读中三的女儿住在一间7㎡的劏房两年多。


昏暗,窄小的劏房


家里又小又多杂物,打开桌子做事情,其他人就走不了了,所以女儿通常会放张小的折叠桌子,坐在上格床做功课和温书。


这么昏暗,真的好担心孩子会近视啊……


顶着天花板,估计连背也伸不直,而且床铺上没有额外的光源,唯一的光源来自中间的顶灯,长此以往,对视力肯定会有影响。


因为空间有限,她还捡了一些废弃的纸皮、铁架、竹竿,搭了一层放杂物的“小阁楼”,所以,即使是大白天,室内的光线亦偏昏暗。


酷热的夏天,家里更是“密不透风”,一家人只能外出散步,呼吸新鲜空气。


受不了酷暑,外出透气的桂芳


每个房主都有自己的看法,有时候并能不会全盘接受设计师的改造计划,就桂芳而言,她一直不肯拆卸阁楼和换更小的床,方案一度定不下来。


和设计师们沟通方案,桂芳对屋子的安排有自己的想法


对于Wayne和Brian而言,不能忘的是尊重居住者的意愿,他们退回到桂芳的角度一遍一遍修改方案,直到桂芳同意。



不换床,在房间的一侧放置物架,收纳物品,留出客厅,摆上收缩桌,不遮挡阳光,让整个空间更加通透。



几个成员,帮桂芳购买了必要的家具,然后一起清理了堆积的杂物,赶走厨房的小强,房间一下子就亮堂了。



看到清理干净的空间,桂芳感觉减少了压迫感,整个人都轻松了:“有个宽敞的空间,好像一个人的心,没有塞太多东西,便放松了,执着,放下。”


更多的是感受到了设计师们和义工们的热情,温暖和爱,她不再坚持自己的执念,放心把整个改造权利交给这些可爱的人。


还给她的是一个干净,宽敞,有序的家。

改造之后的效果图


“感觉突然有了生活的感觉,而不是浑浑噩噩过日子,感谢他们真心乐意帮助我们,觉得很暖心,很开心,很满足。”


不再愁眉苦脸,这一次,桂芳有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正是Wayne和Brian想看到的,即使住在劏房,也可以有好的生活,以及活得有尊严。


改变环境,把居住尊严还给他们,给他们家的温暖,是为了告诉这些居民:你值得更好的生活。


虽然两个设计师的力量有限,但是,有时候,就是这一点一点的帮忙,就能令这个社会更加美好。


原来,一点一点小小的善意真的能撑起一个大大的社会。


如果不放弃,这些善意的联动一定会撑起更大的社会。



(来源:尖叫童年)

延伸阅读:43㎡住一家七口,日本设计师爆改成6室1厅1厨1卫!

别小看书房,设计好了也许能完爆整个小区!

只有43㎡,有3个孩子的上海7口之家,被日本设计师改造成“孩子的成长之家”

长颈鹿妈妈

家庭教育高级指导师、儿童心理资深研究者

免费分享成长资源,看到孩子更远的未来

长按专治#教育不好熊孩子#综合征

原创投稿|商务合作|版权问题

鹿妈微信号:18565645022     qq:212516544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更多“长颈鹿妈妈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