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二手市场联盟

【书店】香港神州旧书店:十三入行,乐观现况(下)

芷蘭齋 2021-10-09 16:56:50

在这堆书的侧旁,还有一排窄窄的书架,我感觉此架之后同样是书,然而这架书却与后面的书架紧紧贴在一起,后面的书如何取放呢?欧阳先生立即演示给我看,原来外侧的这排书架上下两侧都有导轨,不费力气就能将外侧书架推开,其推送方式与金属集成书架不同,因为集成书架是横向移动,而眼前的这排书架的移动方式则是纵向。欧阳先生说,这是他自己的发明,这样的话更能有效地利用空间。看来,神州的面积虽然已足够大,但欧阳依然在节省面积方面动脑筋,以便能够盛放下更多的书。想一想这倒是节约成本的好办法,否则的话,越来越多的书就需要找其地方租库房存放,这又会产生新的费用。


摇开另一排


架顶上也堆满了书


集成架对面的墙面也被充分利用起来

 

我注意到集成书架的侧旁每一排都贴着纸签,通过上面的所写,能够了解到,每排书架内所放之书的内容。能够将仓库搞得如此井井有条,这跟我在他处所看有很大的差异。可见,欧阳先生不只是有着很好的经营头脑,他的勤勉也更令人佩服。


集成书架上的标签

 

在仓库内所见主要是数量巨大的旧平装和杂志,我想起欧阳刚才的所言,他是从经营线装书而入行者。那为何不坚持走自己最熟悉之路呢?欧阳坦言,线装书虽然利润大,但是收购困难,因为南方的天气本来就不适合存放线装书,所以南方藏线装书的人数也较少。这两项原因加在一起,使他决定转向经营洋装书,也就是俗称的旧平装。

 

旧杂志


旧平装


欧阳先生说,旧平装货源在香港十分丰富。他说几十年前,很多文化人来到了香港,他们带来了大量的书,但后来这些人又纷纷移民美国和加拿大,以及英国、法国、日本等等,而他们在离开之时,都会处理掉大量的藏书,所以那个时段收书很容易。


仓库入口内侧

 

然而那个阶段经营旧书的人数也很多,1949年之后,上海等开旧书店和新书店的人也有不少来到了香港,这些人有不少都在香港从事出版业。由此而繁荣了香港的书市,以至于影响力扩展到了南洋。因为香港言论自由,所以左中右派的人都会来香港搞出版,因此香港的出版物大量出现。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外国相关专家为了研究中国的形式,他们开始到香港大量买书,同时香港各大学也开始大量收书。所以那几十年,香港地区的出版业形成了供销两旺的局面。

 

工具书


熟悉的《辞海》


老书架加了隔板


但是这样的局面会使得很多书到了香港以及国外的图书馆,而入馆之书很难再纳入流通领域,这使得旧书的数量迅速地减少。而欧阳先生却想出来了另外的办法,他说从六十年代开始,香港人就开始了移民热潮,在出国之前,这些人大量处理书。可是出国之后,他们发现到了美国、加拿大等地,生活变得简单房子也很大,这使得后期移民不再处理香港的藏书,他们把这些书托运到国外,以此让自己慢慢地翻看。然而多年之后,这些书看得差不多了,而他们的后代又喜欢洋文,对中文书有兴趣者较少,所以这些书又会被处理出来。但这些中文书在国外处理,显然没什么市场,故书价极其便宜。而欧阳先生通过国外的朋友,尽量地打听这些信息,一旦有机会,他就将这些从香港运走的书又买回了香港,这使得他的货源又得到了充实。


店堂的一个角落


书架制作方式独特


欧阳先生果真是有办法的人,他竟然能够让一批旧书经过跨洋跨海的乾坤大挪移而后再返回原地,难怪神州书店能够有着如此丰富的货源。但是我此程的香港书店之旅,却发现从业者不如以前那么多,我问欧阳先生如何看待这件事。欧阳先生说,以前大陆的书来港者较少,主要是台湾的文史书在香港售卖。但是,台湾所出之书大多是翻印,因为台湾当时没有加入国际版权协会,所以这些书大多是盗版书,且这类书校勘质量不高,而大陆专业出版社所出文史之书则质量高许多。


书架间难得的转身之地


店主称,在上架时都做了分类


改革开放之后,大陆出版物进入香港,香港的读书人发现,这些书质量又好价格又便宜,所以就不再买台湾的书。虽然说大陆所出之书有不少是简体字,但对于香港的读书人来说,看简体字也没问题,所以大陆出版物渐渐风行于香港。这样的做法让爱书人受益,但却影响到了香港本地的出版社,因为从哪个角度而言,这些出版社都无法与大陆的专业社进行竞争。


每一排的过道都这么窄

 

欧阳先生也认为,近些年兴起的网络交易,对开书店也有影响,但他认为影响主要在旧书店,其实对旧书店冲击不大。他反对人们认为经营旧书业是夕阳产业,他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夕阳行业,因为任何一个行当都有朝阳。他认为只要用心用脑去经营,旧书业依然会有很好的未来。


也有线装书

 

讲述线装书的来历


我们的所聊主要是旧书业,而我也很想了解欧阳先生是否还经营线装书。他把我带到一个书架前,而后拿出了一些装在塑料袋里的线装书,原来这是几部江西的祖谱。欧阳先生说,这也是顺便收来者,在收书的过程中依然能够遇到线装书,只要价格合适,他当然要将其买下。我问他是否曾经成批地收到过线装书,他想了一下说:“机会当然有,但有些卖书人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姓名,我只能给你讲讲已经有过报导的故事。”

 

眼前所见


欧阳先生称,孙中山的女婿戴恩赛在澳门藏有大量的书,1955年戴恩赛因脑溢血去世,几年之后,他的书卖了出来。欧阳文利买到了其中的一批洋装书和报纸,因为那时报纸的价格太过便宜,他就以半买半送的形式卖给了中山大学,这主要也是因为当时的大学没钱。欧阳说戴恩赛所藏之书品相都很好,因为他很想跟冯平山藏书一比高低。

 

书业经营最希望能够收到数量巨大的整份藏书,只有这样才能捡到便宜卖出好的价钱。但欧阳文利告诉我,香港的情况不同,因为买下大批的书最发愁的问题是没有地方盛放,所以香港旧书店的经营者并不喜欢一次性地成批购书。而他因为有自己的仓库,所以他能够批量买入,而这也是成就神州的原因。

 

不知是什么模型


墙上的招贴


欧阳文利的经营思路还有一点也与众不同:古旧书经营者成批买下一份藏书后,都是要先处理最垃圾的部分,而把最好的书放在最后,以此来卖得高价。而欧阳称,他没有这样的心理,因为他不会从中间选出好书留下来,只要有东西就卖。他明确地说:“年轻经营者都想保留一些好东西,这个不卖那个不卖,这不是好的经营风格。”所以他收到书后,全部公开售卖,按照以往的规律,卖到五分之一时,就能收回成本,剩余的部分他就堆在仓库里,于是才有了这样数量巨大的收藏。

 


装上了中央空调


拿开遮挡物


为什么要有如此的经营方式呢?欧阳说,人们对书的概念是有变化的,不同的时候会有不同的畅销书。他说几十年前新文学版本很便宜,尤其三十年代出版物都不贵,但后来都贵了,尤其周作人更贵。叶灵凤的书以前也不贵,但现在很难便宜收得到。然而现在到其店中找书的人,则有不少是年轻人,但年轻人的偏好显然不在这些新文学版本上,因为这些年轻人来到本店是来找一些老的漫画书和老杂志。他说以往这是最便宜的书,如今却变成了畅销品。

 

题字


我问欧阳先生如何解读这种现象,他认为年轻人现在喜欢寻觅一些古物,他们认为这样带有旧味的东西有神秘感。所以他们买到这些旧漫画和旧杂志,更多的则是好玩。书店在经营方面当然要抓住这个商机,所以神州书店专门拿出几个书架来卖此类书。但欧阳也称,说不定哪天年轻人的爱好又转移了,而真正的文史书还会受到人们的追捧。

 

这里也经营字画


参观完仓库而后又回到店堂,沿着书架一排排地看过去,由此而看到神州的分类方式。我在这里还看到了几架古玩,看来多种经营也是一种补充利润的方式,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到旧书店来买古玩。

 

古董专柜


里面的物品


参观完毕后,我们坐下来继续听欧阳先生讲述相关的故事。我好奇于香港有哪些大的藏书家,本地藏书家我所认识者,仅林章松和叶健民两位先生,他们都是藏线装书者,对于藏平装书的人我却完全不了解。对于我的提问,欧阳先生也不愿多说。他只是告诉我,饶宗颐先生虽然藏线装书,但也藏有数量很大的平装书。欧阳同时告诉我,其实香港还有不少的藏书家,但他们不愿意与人交流,因为家中住房紧张,所以也不愿意让人去参观。

 

门的背后做了充分的利用


神州书店也有网上售书业务,早在2004年本店就在孔夫子旧书网开了网上书店。然而我却觉得单本旧书的售价较为便宜,而香港寄到大陆的邮费,显然比大陆本地所寄要贵不少。欧阳称,确实如此,因此他在卖书到大陆时,都会在邮费上予以补贴。我问他神州所售之书是卖到大陆多还是香港多。他说这要看具体的情形。

 

在神州书店买到的资料书


谈到古籍拍卖会问题,我问欧阳先生如何看待。他说大陆的拍卖会对香港书市有影响:一者是售书更不容易了,因为卖主都想拍到高价;二来也有好的一面,以前香港人并不在意本地的资料性文献,有了拍卖之后,香港资料书价格迅速上涨,有些书都贵过了线装书。


回到了一楼

 

欧阳也承认线装书很难做,因为卖主都看得贵,所以很难以合适的价格收到线装书。于是欧阳就想出了新的经营方式:有些卖主不愿意直接出面跟拍卖行打交道,于是神州就帮着这些卖主将拍品送到拍卖行,由此也能赚到一些费用。


神州书店所处大厦

 

通过谈话让我感受到,欧阳先生对旧书业的经营,有着很好的信心,而他的这种姿态在其他旧书经营者那里颇不多见。虽然欧阳先生与我聊天语调平和,但我却能够感受到他对本行业的挚爱,并且他认定这个行业只要用心,依然能够长期地经营下去。但同时,欧阳先生又是位乐观的人,他说自己努力经营好神州就可以了,至于到几代之后会是怎样的情形,他不想做那个预估。欧阳明确地称,年轻人有他们的观点,只要愿意,神州就会一直经营下去,如果后人不喜欢,他也不想将这个重任强加给子孙。这份达观,正是其令人佩服之处。


微信号:zhilanzhaiweili

藏书家韦力的古书之媒